關於部落格
  • 56141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5

    追蹤人氣

新書試閱:打工勇者(3)

   如果有一天,在自己身上發生了超出現代物理法則所能解釋的非常識性事件,應該要採取什麼樣的態度來應對才好呢?
  二話不說就接受當然是最容易的方式。不論是好事或壞事、喜歡的事或討厭的事、正確的事或錯誤的事,只要什麼也不想的統統接受,那麼人生或許就可以過得很輕鬆。
  不斷地質疑並反抗則是最辛苦的方式。為了對抗已發生的現實,如果不用盡全力是無法加以推翻的,要違逆已經存在的事物,勢必得付出代價。
  人類是無法對每件事都單純地選擇接受或拒絕的,在接受與拒絕的夾縫間努力,那才是人類的文明得以建立起來的理由。因為拒絕過去的耕種方式,所以開創了新的耕種法;因為接受了四則運算的數學法則,所以進一步建立了更多的數學理論。
  單純的接受或拒絕,並不存在。
  同理可證,莫浩然也正陷入了接受與拒絕的二律悖反狀態。
  「有什麼好苦惱的?逃避現實是不好的哦。」
  那個導致二律悖反的禍首如此說道。
  雖然想把這個聲音當成幻覺,可是如此一來就表示自己腦子出問題了;不過要是承認這個聲音確實存在,那就表示有問題的是這個世界的常識。不論結果是哪一種,都不會讓人感到很愉快。
  面對這種矛盾的情形,莫浩然只好選擇了另一條路──聽而不聞。
  原本是希望那個聲音過一段時間後就會自動消失的,沒想到對方就跟纏人的惡質推銷員一樣,一直死賴著不走。莫浩然能夠看見的東西,那個聲音似乎也能看見,所以老是可以聽見他對於這個世界的評論。
  「學校嗎?我們也有同樣的東西哦。可是為什麼你們要穿一樣的衣服?」
  「哦哦,你們這裡的交通工具外形很有趣嘛!動力源是什麼?」
  「這是試卷嗎?唔,完全沒見過的知識體系呢。直流電是什麼意思?」
  ……諸如此類的聲音三不五時就會響起來,不管對方說什麼,莫浩然都努力當作沒聽見。
  他一邊忽略那道只有自己能聽見的聲音,一邊解答考卷上的題目。由於幻聽的影響,精神總是難以集中,解題的速度比平常慢了不少,正確度也無法保證,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這次的考試成績鐵定不怎麼理想。
  好不容易忍到最後一堂數學考試,在聲音的干擾下,莫浩然實在無法專心面對那些數字與公式,索性提早交卷,然後匆匆離開教室。
  「看來你不是個用功的學生嘛?」
  那個聲音很沒良心的再度響起。
  「吵死了!」
  莫浩然終於忍不住了,咬牙擠出了今天以來的第一個回答。
  「吶,不用惱羞成怒。以前我也是能偷懶就偷懶的,就是這份堅持偷懶的意志,讓我成為一個了不起的大法師。放心吧,一時的失敗不代表一輩子的失敗,重點在於永不放棄!」
  「你的永不放棄用錯地方了!給我認真生活啊混蛋!」
  莫浩然忍不住給它吐槽下去。雖然不知道什麼是大法師,但聽起來就很了不起的樣子,堅持偷懶就能變成這麼了不起的人,那個世界的價值觀也未免太混亂了。
  「我一直很認真的在維持世界和平啊,所以才會被壞蛋封印嘛。吶吶,有沒有興趣幫忙拯救世界?很簡單的,只要簽個約當勇者,幫我解除封印就好了。」
  「簽約當勇者是什麼鬼啊!我從來沒聽過當勇者還要簽約的!你是哪來的獵人頭公司啊!」
  「獵人頭?不,我對你的人頭沒興趣。總之你就試試看嘛,不僅可以得到豐厚的報酬,還可以治好你的中二病,這不是一舉兩得的好事嗎?」
  「誰中二了!是說你怎麼知道中二病是什麼?」
  「早上那一位說的。聽起來像是一種信奉無償奉獻的崇高絕症?」
  「的確是絕症,但絕對不崇高。」
  根據吳守正的說法,人人心中都潛藏著熊熊不滅的中二魂,雖然會隨著年紀的增長而縮小,但絕對不會熄滅,要說是絕症也真是絕症。
  「反正我很忙,你去找別人吧。」
  「要是可以我早就幹了,要找到適合的對象可不容易。在『異界召喚』搜索到的對象裡面,你算是最符合資格的。」
  「地球有七十億人,只要認真找絕對找得到。」
  這種「只有你辦得到」、「非你不可」、「其他人都不行」的說詞,是惡質上司專門用來壓榨下屬的美麗說辭,簡單說就是先把你捧起高高的,然後再用力扔進坑裡,讓你爬也爬不出來,擁有豐富打工經驗的莫浩然才不會上這種當。
  「七十億人?你們這個世界有這麼多人?」
  那道聲音聽起來似乎嚇了一大跳。
  「是啊,所以加油吧。我相信你絕對可以找到一個有閒又中二的傢伙去幫忙的。就這樣,別再打擾我了,再見……不,是永遠別見了。」
  那道聲音沉默了。
  離開了嗎?莫浩然猜想,同時鬆了一口氣。
  莫浩然搭乘公車來到了市中心,然後走進了某棟大樓的後門。這裡就是他的打工地點Caesar,中文名為凱薩夜總會,是這一帶相當受歡迎的娛樂場所。由於有人斡旋的關係,身為未成年人的莫浩然才得以在這裡打工。主要任務是後場打雜,時薪一百三十元,工作時間基本上從下午六點到半夜十二點。昨天因為臨時有人請假,莫浩然不得不留下來加班。
  之所以會選擇在這種地方打工,主要是因為時薪高。莫浩然不是那種只要隨便翻翻書就可以考出一百分的天才,他也需要花時間讀書,保留充足的睡眠時間以維持體力,因此比起加油站或便利商店,Caesar無疑是較好的選擇。
  「你來啦。」
  叨著香煙,染著一頭金髮的二十來歲男子一見到莫浩然,便打開後門讓他進去。莫浩然的職位是雜工,這個頭銜所代表的意義,便是每一件別人認為麻煩的事情都會讓他去做。清掃環境、整理東西、搬卸貨物,這些就是他每一天的工作內容。
  「哦,小浩今天來得真早。」
  「小浩很努力嘛,加油。」
  「好好幹啊,小浩。」
  歲數比莫浩然大上四、五歲的男子們坐在一旁抽煙,在打牌聊天之際不忘為他加油打氣──雖然那些本來是他們份內的工作。
  抗議是沒有用的,這就是所謂的職場倫理,尤其是在這種地方。眼前這些男子雖然乍看之下跟街頭混混沒兩樣,可是他們的段數比街頭混混高上太多。像夜店這一類的娛樂場所都會與黑道扯上關係,絕大多數都是繳交保護費請黑道看場子,但Caesar不一樣,因為它本身就是黑道開的。這裡的後場人員至少有一半是流氓,在「沒有出動」的日子裡,他們被叫來這裡幫忙工作,一但手機響起,這些人就會拿起刀子走出去。
  如果單論打架,莫浩然覺得自己不會輸給他們,不過這個世界沒這麼簡單。如果衝動地跟對方幹上一場,換來的不僅是死纏不休的報復,還有昂貴到連銀行也會大吃一驚的高額慰問金。
  「喂喂,每次都是我犧牲自己讓你們有打牌賺錢的機會,最贏的那個記得要請客啊!」
  莫浩然拄著手中的拖把,對著那群正著偷懶的人如此抱怨著。
  「那有什麼問題,下班我請你啤酒,半打夠嗎?」
  其中一名男子頭也不抬地說道,看來他就是最大的贏家。
  「請那種東西,乾脆折現給我比較快。」
  「那請你吃火鍋,到時記得拿收據給我。」
  其餘三人聞言笑了出來。對於不是「自己人」的莫浩然,他們的態度已經算是不錯。一半是因為莫浩然經常接下本該屬於他們的雜務工作,另一半則是因為他們的老大。
  這間夜總會的負責人是一名綽號「眼鏡蛇」的男人,店裡的人都直接叫他蛇哥。蛇哥的個性凶狠毒辣,對付敵人一向不擇手段,不徹底擊垮對手絕不罷休。
  莫浩然之所以能在Caesar打工,就是因為蛇哥的關係。
  蛇哥與莫浩然的父親從小就認識,據說蛇哥在窮困潦倒的時候,莫浩然的父親曾借他一筆錢度過難關。當蛇哥爬上現在的位子之後,反而換成莫浩然家道中落,於是蛇哥便介紹莫浩然來Caesar打工。由於是蛇哥親口吩咐要錄用的對象,所以夜總會裡面也沒什麼人會特別找莫浩然麻煩。
  開店前的例行清掃結束了,莫浩然搬貨到後面的廚房,經過經理室時,發現有一個男子正坐在裡面。
  那是一個戴著墨鏡的壯漢,穿著沒有打領帶的凌亂西裝。
  這名男子正是眼鏡蛇。
  平常的他難得出現在Caesar裡面,除非心情大好或大壞,否則是不會出現的。從他臉上的表情來看來,今天應該是後者。
 「哦,小浩嗎?」
  壯漢看見了莫浩然,便招手要他進去,然後指了指電視。螢幕上面播的是新聞節目,大大的標題寫著「銀行遭搶!十二小時落網!」
  「看到了嗎?蠢材做蠢事的下場。」
  蛇哥雙腳翹在桌上,仔細一看,他的椅子底下擺了一支空的威士忌酒瓶。這個壯漢平時冷酷凶狠,不常對人講話,但喝醉之後卻會變成另一種性格,特別喜歡向人說教,然後在醒來之後把自己說過的話全部忘掉。
  「隨便搞到了兩把鎗就想去搶錢?錢真那麼好弄的話,我們就不需要出來混了!外行人是玩不過條子的,連這種事都想不到,真的是蠢到極點。」
  蛇哥呼了一口氣,果然充滿酒味。
  「吶,聽好了。我是看著你爸的面子上,才讓你在這裡工作的。小時候你爸很照顧我,所以想說讓你在這裡多少賺一點零用錢。這就叫報恩,你懂不懂?報恩啦!」
  莫浩然點了點頭,從那種語氣跟腔調來看,他確定壯漢已經醉了。
  「但是呢,最多也只有這樣。讓你在這裡賺我的錢,已經很對得起你老爸了。要是敢用我的名字在外面招搖撞騙的話,我會把你的手指頭一根一根折斷,然後拖去埋掉。」
  這種話莫浩然絕對相信,他在這裡工作一年多了,親眼見識過這名壯漢的手段。他只有在酒醉的時候才會比較親切,在清醒的時候,就算用冷血來形容他這個人也不為過。
  就算是在蛇哥的介紹下才在Caesar打工,但是他從來沒有特別照顧或包庇莫浩然,純粹只是將他當成一般的打雜小弟而已。證據就是,莫浩然已經在這裡工作一年了,蛇哥跟他說話的次數卻用一隻手就數得出來。
  「知道了嗎?知道就好……那個、咦……我原本叫你進來是想說什麼?」
  有時候會莫名其妙的脫線起來,這也是這名壯漢的風格。
  「啊,想起來了。我告訴你,就算沒錢,也千萬不要學那些笨蛋去搶劫。不要小看條子,沒有靠山的話,或是靠山不夠硬的話,一下子就會被逮住,然後關進去吃牢飯。還有,要是你做了蠢事,別以為我會罩你,老子才不想沒事惹麻煩。嗯──就這樣,沒有了。」
  自顧自的說完一堆醉話之後,蛇哥便揮手要莫浩然離開。
  「唔,看來你的人生還真是波瀾萬丈嘛。」
  那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,莫浩然嚇了一跳。
  「幹嘛?有事嗎?」
  蛇哥斜眼看了莫浩然一眼。
  「沒有,那我先出去了。」
  莫浩然連忙退出經理室,然後走到一個無人的角落,對著牆角低聲怒吼。
  「臥槽!你怎麼還沒走!」
  「啊,不好意思。我重新找了一遍,果然還是不行啊,只有你才能跟我達成精神連繫。哎呀,這就叫天緣注定吧?」
  「誰跟你天緣注定啊!是說你竟然還會講成語!」
  「那是你的腦袋自動翻譯的。我跟你的交談是用精神波的方式,你的腦袋接收了我送出來的訊息,然後自行從記憶中選擇適當的字句進行轉譯。原理其實很簡單。」
  「……不,一點都不簡單。」
  那種亂七八糟的原理,恐怕只有魔法才真的能夠把它付諸實行吧?莫浩然如此想著。就在這時,他突然發現了一件事。
  「等等,這麼說起來,那個『勇者』的稱呼……」
  「嗯,也是你的腦袋自己選擇的哦。感知到精神波的意念,在眾多相似卻有微妙差異的同義詞之中,選出一個你本身認為最適當的稱謂,所以絕不會有溝通不良或誤解的問題,這就是這個法術了不起的地方。」
  聲音像是很得意似的說著。
  莫浩然以手扶額,為了自身的想像力之貧瘠而感到羞愧。英雄、救世主、勇士、解放者……,在一大堆可以用的名詞之中,他的腦袋好死不死竟然會選中「勇者」這個字眼,實在是太丟臉了
  不過在羞恥心作祟之前,有些事應該先解決。
  誰來告訴他,究竟該怎麼趕走這道聲音啊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