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56213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5

    追蹤人氣

新書試閱:打工勇者(2)

   鬧鐘響了起來。
  少年睜開了眼睛,用迷濛的視線看了一眼鬧鐘,上面的時針與分針指向了七點半的角度。
  「唔唔……」
  少年在床上掙扎了一下。理智告訴他現在應該起床上學,但是身體卻抱持相反的立場。理性與惰性交戰了將近五分鐘之久的時間,最後是由理性獲得了勝利。
  少年從床上跳起來,著手準備上學事宜。簡單的梳洗完畢,然後從衣櫃裡取出夏季制服穿上。
  制服上繡有少年的名字──莫浩然。
  這個名字聽起來頗有古意,不像是現代社會的父母親會給孩子取的名字。從小學時代開始,每個老師在課堂上點人回答問題時都特別喜歡找他,給少年帶來不少困擾。
  經過母親的寢室時,發現裡面空無一人。看來已經去工作了。狹小的客廳餐桌上放著一張百元紙鈔,那是一整天的生活費。莫浩然拿起鈔票,然後走進母親寢室,找出藏在衣櫃深處的錢包。莫浩然把鈔票塞入薄薄的錢包。
  「我走了。」
  經過神壇的時候,莫浩然對擺在上面的父親遺照簡短地打了聲招呼,接著鎖上大門,走出公寓。
  通往學校的路上看不見多少學生。因為期末考的關係,大部分的學生早就到校握緊最後一點時間複習了,到了這個時間點還在路上慢慢走的,只有「特殊」與「意外」兩種情況。
  身為不良少年,莫浩然自然被歸類在「特殊」的類型裡面。
  「嘿,早啊!」
  後方傳來了輕浮的招呼聲。
  莫浩然回頭,看見了與他一樣被屬於特別類型的同校同學吳守正。
  吳守正留著一頭染淡的頭髮、雙耳各穿三個洞、渾身上下掛著一堆金屬吊飾,一件好好的制服硬是被他穿出了街頭風格,看起來彷彿將「不良少年」這個名詞當成標籤貼在身上一樣。
  「守正」這個名字暗喻著「堅持正道」,但吳守正顯然辜負了這個名字,雖然不知道將來會變得如何,但至少在這個時間點上,他離世人對普通學生所抱持的期待相距甚遠。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這名少年截至目前為止所幹過的偏差行為僅止於打架、抽煙與逃學三種基本款。更高級的偏差行為吳守正沒興趣去幹,因為他將大部分的時間都浪費在二次元世界的娛樂之上。
  「這麼早就看到你,真難得啊。」
  莫浩然同樣用不客氣的口吻與對方打招呼。
  會與吳守正認識,並且用這種方式說話,證明莫浩然本身也不是什麼正常學生。
  莫浩然與吳守正是在國中認識的,基於共同的興趣,兩人很快就成為好朋友。他們打遍附近所有國中,在不良少年之間小有名氣,有一次對方找來幫派分子尋仇,結果反而被他們撂倒,自那之後,再也沒人敢來找碴。
  「廢話,今天是期末考。」
  吳守正一臉不爽的表情。
  「反正都是不及格,沒差吧。」
  「少在那邊烏鴉嘴!不是不及格,是不一定會及格。」
  運氣加作弊,至少考試還有及格的可能性,如果因為遲到而缺考,那就是零分的命。
  「唉,如果我們同一班就好了,到時可以傳紙條給我。這就叫命運嗎?命運為什麼要我受到考試的荼毒,沒辦法自由自在的活下去啊!可惡!我命由我不由天啊!」
  吳守正對著天空伸出右拳,擺出疑似是某本漫畫知名角色的架勢。不知為什麼,這個人很喜歡作出誇張的反應,就連在打架的時候也總是喊一些不知所謂的廢話,例如「歐拉歐拉」之類的。
  「我想直到畢業前,你會一直被毒害下去。」
  「啊,好煩、好煩、煩死人了!他媽的,頭腦好的傢伙真讓人羨慕!你這傢伙,稍微更像個壞孩子一點會死啊!偶爾也考一次不及格,然後跟我一起手牽手上補修班不是很好嗎?」
  「不要。」
  莫浩然很乾脆的拒絕了。
  雖然經常曠課打架,但莫浩然的成績卻出人意外的好,基本上每次考試都保持在全班中上游的水準,讓學校的老師與同學們跌破眼鏡。原本大家都以為莫浩然是靠作弊手段才取得好成績,但經過了一個學期的大小考試,莫浩然的學力被明是貨真價實的。
  所謂的不良學生,基本上對讀書沒什麼興趣。能夠耐著性子上課聽講學習知識,卻不肯老老實實遵守校規,莫浩然在其他人眼中簡直就是奇葩中的奇葩。老師們個個痛心疾首,感嘆一個優秀人才竟然就此迷失在叛逆期的大海裡,每次見面都苦勸莫浩然回頭是岸,別耽誤了自己的大好前程。
  「啊啊──!好煩!算了!隨便寫一寫,然後回家打電動!前天剛買的電玩正打到最精彩的部分,明天就可以幹倒最後魔王啦!萬歲!勝利!考試什麼的統統去死!」
  吳守正自暴自暴的仰頭大喊。
  前天才買的電玩遊戲,明天就能破關,這個進度也夠驚人了。仔細一看,可以發現他臉上有黑眼圈,恐怕是熬夜守在電視機前面奮戰了吧。這份熱情要是用在讀書上,考試什麼的根本不足為懼。
  莫浩然以前也是遊戲迷,過去他的房間裡擺滿了漫畫與小說,整天只顧著玩,成績自然差得離譜。直到家道中落,沒有多餘的金錢可以支撐興趣,他才有時間把心思用在讀書上。每次見到吳守正,就像見到過去的自己一樣,總會令莫浩然心生感慨。
  (電玩嗎……)
  莫浩然突然想到了昨晚的怪夢。要是被吳守正知道夢境的內容,想必他會一邊爆笑一邊拍著自己的肩膀,說出「好好努力」之類的台詞吧。
  (會做那種怪夢,我跟這傢伙的水準其實也差不了多少吧……)
  不過之前都沒有作過類似的夢,難道是因為這陣子工作壓力太大的關係嗎?莫浩然心想。
  「你怎麼還在逃避現實啊?就跟你說那不是夢了。」
  突然間,聽到了清亮的聲音。
  莫浩然瞪大雙眼,訝異地望向身旁的吳守正。只見對方仍然在高談遊戲的內容,剛剛那句話,並不是從他口中說出來的。
  「怎麼了?」
  發現到同伴的異狀,吳守正問道。
  「……沒事。」
  莫浩然拍了拍耳朵。
  「應該是打工太累了,所以身體有點……」
  莫浩然決定將剛才的聲音當作精神不濟所導致的幻聽。
  「嗯哼,少年人,別太操勞了啊。不要打工打到奇怪的地方去了哦。」
  吳守正摸著下巴,用暖味的語氣說出語味不明的話語。
  「不對。這不是幻覺,也不是夢境,而是現實喲。」
  莫浩然驟然停下腳步。他感覺自己的血液似乎正從臉上迅速退去,明明是大熱天,但是背脊卻感到一陣寒意。
  「喂?你沒問題吧?臉色很蒼白哦!」
  吳守正終於收起了輕浮的態度,一臉關切的問道。
  「……沒事。去學校躺一下就好。」
  莫浩然的語氣有些僵硬。
  「別勉強啊,學校那種地方去不去都無所謂,考試那種東西考不考都沒關係。要是生病,今天就回家好好睡一覺吧。」
  吳守正說出了很像是不良少年才會說的台詞。
  「……真的沒關係,我們走吧。」
  莫浩然搖手拒絕了,然後繼續邁步前往學校。
  這是第一次,他強烈希望能夠走到有許多人聚集的地方,藉著人群的存在來確定自己的腦袋是否正常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