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罪異想

關於部落格
  • 5522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4/1企畫-邊境奇譚第二部、壯烈登場!

 
第一章‧少年啊、你要成為武鬥派紋術師!


 
  「我的兒子啊,請成為魔法師吧。」
  今年三十三歲的劍音桐花露出有如花朵盛開般的笑容,用嬌柔的聲音對自己的兒子這麼說道。
  「我不要。」
  今年十五歲的劍音曉帶著微笑,極為乾脆的拒絕了自己母親的要求。
  空氣剎那間變得凝重起來。雖然這對母子面露笑容互相望著彼此,但是四周的氛圍卻顯得險惡異常。
  看見這兩人的對峙,附近的人們悄悄移動。他們盡量與這對母子保持著看起來不會過分可疑,但是卻隨時能夠撤退到安全區域的微妙距離。
  「老闆娘跟小老闆正在互瞪!」
  「趕快通報其他人,發佈一級警報!」
  「有刀刃的東西全部先收走!」
  「組織敢死隊,記得等一下要鬧出人命之前阻止他們!」
  員工們私下用極輕的聲音傳遞訊息,他們以不發出任何一點聲音但又極為迅速的動作,將視野內能看到的裡面的武器全部收起來。超過五十把以上陳列在店舖裡面的刀劍,轉眼間就撤離得一乾二淨。
  「這間店還撐得住吧?上次柱子好像差點被他們兩個砍斷……」
  「胡說什麼,百年歷史的武器工坊『劍音屋』才沒那麼容易倒!」
  「不,我指的不是招牌,是房子。招牌是一百年,屋齡也是一百年吶……」
  「這、這個嘛……」
  劍音屋的員工們不安地耳語著,他們的擔心絕對不是沒有理由。
  武器工坊──「劍音屋」。
  在東之大陸(霍姆尼斯)上,這個名字雖非響亮,但也不算沒沒無聞。劍音屋乃是有著悠久歷史的武器工坊,他們的武器在冒險者之間擁有一定的名氣,它的主要顧客並非戰場上的士兵,而是遊行四方的冒險者,同時以平易的價格、優秀的品質和完善的服務為人稱道。
  除此之外,劍音屋還有另一個只有少數人才會知道的特點。
  歷代的劍音屋繼承人,全部具備了以身為一個商人來說,完全沒有存在之必要性的一流戰鬥技藝。而這項無益的特點也往往化身為巨大災難,襲向可憐的員工與無辜的路人。
  第四代老闆娘──劍音桐花。
  第五代小老闆──劍音曉。
  這對黑髮黑眼的母子檔,此時正無視於周遭人的鐵青臉色,用盡全幅心力醞釀著災難。
  「古歧大人很欣賞你,他要你去當他的弟子。被領主專屬的魔法師指名,這是很光榮的事情呢。」
  劍音桐花加強了她的笑容燦爛程度,進一步提升到百花齊放的水準。。
  「可是我不欣賞他。被一個詭異的怪異老頭指名,我完全不覺得高興呢。」
  劍音曉推了推眼鏡,用同樣愉悅的笑容作出了回應。
  「我的兒子啊,難道你想要拒絕身為領主寵臣的古歧大人的邀請,拖累這家店的前途嗎?」
  劍音桐花那上揚的嘴角,開始帶有肅殺之氣。
  「身為武器店老闆娘的妳,竟然要自己的兒子去當魔法師。妳拖累的東西才更加嚴重吧。」
  劍音曉的太陽穴也同樣浮現出青筋。
  「又不是要你真的去當魔法師,反正就順著他的意幹個兩、三年,然後努力裝成笨手笨腳不成氣候的笨蛋,讓他叫你滾回來吃自己就行了。既不會惹到對方生氣,又可以確保家裡的生意順利,這樣不是很完美嗎?」
  「這種跟奸商沒兩樣的卑鄙點子我雖然欣賞,但是要我實行的話就另當別論。首先,我這種天才怎麼樣也裝不成笨蛋。再來,我不想白白浪費一千天以上的青春。會認為這種點子很完美,妳的腦袋裡面究竟裝了什麼東西?」
  「竟然敢自稱天才,那種狂妄的自信究竟是哪來的啊?明明只是個十歲還會尿床的小鬼而已。」
  「需要靠著這個小鬼掌理財務,才能讓這間店維持不倒的老闆娘,究竟又是哪裡的脫線人物?」
  「哦呵呵呵,很敢說嘛,呵呵呵呵。」
  「哈哈哈,彼此彼此,哈哈哈哈。」
  這對母子感情很好的用自己的額頭抵著對方的額頭,一邊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笑聲,一邊瞪著彼此。
  下一秒鐘,眾人眼中便出現兩人拿著兇器開始對打的場面。
  「竟、竟然是木棒!」
  「他們是何時拿到手的?」
  「那兩個人是魔術師嗎?」
  宛如暴風一般的激烈對決正式上演。以兩把木棒為軸心的災難襲捲店面,來不及逃走的人被擊飛、試圖阻止的人被擊飛、搞不清楚狀況的人被擊飛。總而言之,就是一堆人變成了這場母子之爭的犧牲品。
  在犧牲者人數達到兩位數之後,災禍風暴終於停止了。
  第五代繼承人倒在地上,由第四代老闆娘取得最終勝利。
  「呼呼,想違逆母親,憑你這種程度還早了十年。明天就給我乖乖去城裡向古歧大人報到。」
  劍音桐花一邊用染血的木棒敲著自己肩膀,一邊吐出勝利的台詞。
  「咕……竟、竟然完全沒有放水……」
  劍音曉倒在地上,身體因為強烈的衝擊而動彈不得。
  「太天真了,勝負是無情的,即使是血緣關係也會被金錢跟鋼鐵給斬斷。那麼,目前為止跟你之間的戰績是五十七戰五十七勝。」
  意思就是,這位母親用同樣的方法讓自己的兒子陷入倒地不起的狀態,已經高達五十七次之多。
  「妳……就這麼想把自己兒子跟這間店的未來給毀掉嗎……」
  「說什麼傻話?在你還只會玩砂、跟小女孩玩看病遊戲的時候,這間店就是我一個人撐起來的。」
  劍音桐花用木棒尖端戳了戳自己兒子的後腦勺。
  「所以才會慘淡經營了好幾年啊……還有……我才沒跟小女孩玩過看病遊戲……」
  「那就是你個人的無能了。早在你這個年紀,我就跟你死去的爸爸玩過好幾次了……哎呀,討厭,羞死人了!」
  劍音桐花左手捂著發紅的臉頰,右手則是將木棒用力旋轉。劍音曉因為後腦勺遭到猛烈鑽擊的關係,一邊發出「嗚哦哦哦」的悲嗚,一邊全身抽搐。
  「總之就是這樣,明天就去見古歧大人。接下來要怎麼做,你就自己看著辦。要是出了差錯,我就在你腦袋上開洞喲。嘻嘻。」
  劍音桐花像是小女孩一樣發出天真無邪的笑聲。對照著染血的木棒與躺平在地的少年,那樣的表現讓人看了不禁寒毛倒豎。
  「真……真不甘心……」
  用微弱的聲音說出這句話之後,劍音曉的意識就此陷入黑暗之中。
  就這樣,武器店老闆娘之子,正式成為魔法師的弟子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